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
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新进展:债权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

2018-07-11 来源:央广网

 

 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1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(“小鸣单车”经营者——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案)的最新进展情况。根据通报,根据申报债权和初步核查的情况,债权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。“小鸣单车”的债权人散布在全国十几个大中城市,主要包括用户、供应商、员工这三类。截至债权申报期届满,“小鸣单车”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118738笔,申报的债权金额普遍在200元左右;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,管理人确认的债权金额合计30035081.47元;另外,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115笔,经济补偿金及欠薪合计1619365.51元。
  据了解,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悦骑公司)成立于2016年7月29日,主要经营业务是通过开发手机APP向用户提供共享单车服务。期间,悦骑公司先后在广州、上海等全国10多个城市投放共享单车超过43万辆,收取用户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。
  在2017年底,“小鸣单车”开始出现大规模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的问题,引发部分用户向广州中院提出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。广州中院经审查认为,悦骑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事实清楚,符合破产受理条件,在今年3月27日作出受理裁定。至此,“小鸣单车”正式进入破产程序。
  据广州中院副院长吴筱萍介绍,该案主要呈现三方面特点:
  一是涉及债权人众多,且涉及面广。悦骑公司的债权人包括用户、供应商、员工三大类,这些债权人散布在全国十几个大中城市,极为分散。截至2018年6月27日,“小鸣单车”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共计118738笔,供应商申报的债权共计28笔,另外还有由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共计115笔。
  二是用户债权的发生是以网络数据为载体。由于广大用户是通过手机APP注册,并通过微信、支付宝等非传统的方式向悦骑公司交纳押金。虽然单个用户申报的债权金额不高,但这些用户数据全部存储在云端服务器。针对用户申报的债权,需要找到云端服务器的原始数据予以核对。
  三是悦骑公司名下的财产分散,处置困难。经过管理人前期摸查,悦骑公司账户上已没有多少现金,目前管理人仅接管到35万余元。悦骑公司的主要财产是散落于各个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,因过于分散而造成回收成本高,处置难度大。
  据吴筱萍介绍,为最大程度地保护广大债权人的合法权益,广州中院在审理过程“小鸣单车”破产案中,创新破产案件工作方式,破解审理难题,其中有些措施在国内尚属首创。
  聘请专业技术人员,完善管理人队伍结构
  破产管理人一般由律师、会计师组成,但“小鸣单车”的经营者作为新型的互联网公司,在案件审理中,除了要运用法律、财务等专业知识外,也离不开互联网技术的支持。在裁定受理“小鸣单车”破产案后,管理人聘请了计算机技术、软件开发、大数据研究等多个领域的技术专家加盟,来自不同领域专家的全方位合作,优势互补,有效提升了管理人在互联网企业的病因诊断、技术解决、资源整合等方面的重要作用。
  开设公众号,及时发布信息
  由于悦骑公司无力支付云端服务器的使用费,导致“小鸣单车”APP已停止对外提供服务,大量的用户无法通过原有平台及时、有效、充分了解案件进程和债务人相关情况。如何维护债权人的知情权,成为案件审理中面临的一大难题。为了确保案件信息能够及时、全面向社会公开,让广大用户了解相关信息,广州中院指导管理人开设“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”公众号,作为“小鸣单车”破产案的信息披露平台。该公众号设有“法律文书”“工作动态”“疑问解答”“管理人公告”等信息模块,最大程度上满足用户需求。
  设计小程序,便捷债权申报
  “小鸣单车”破产案的债权人多达十几万人,且分散在全国10多个城市,采用传统的邮寄、当面递交等债权申报方式明显不具有可行性。为了方便广大用户快捷申报债权,降低债权申报成本,广州中院大胆创新,在全国首开先河,聘请技术人员专门开发了债权申报小程序,全国各地的用户可以直接通过小程序申报债权,极大方便了广大用户债权申报,同时提高了债权申报效率。据统计,截至6月27日,利用小程序提交债权申报的人数达127040人,经核实确认的有效债权申报人数是118738人。
  创新债权人会议召开方式
  “小鸣单车”的债权人多达10余万人,通过传统的现场方式集中召开全体债权人会议不具有可操作性。为解决这个难题,广州中院首次采取了“现场+网络”相结合的方式,从众多用户债权人中随机抽选22个代表到现场参会,其余债权人通过微信平台同步参加网络债权人会议。“这种全国首创的以微信平台召开债权人会议的方式,为广大债权人维护自身权益提供了便利。”吴筱萍说。
  近12万用户的押金还能否拿回
  据介绍,经管理人前期摸查,目前“小鸣单车”账户资金仅剩余存放于微信账号上的35万余元。另外,散落于各个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,回收成本高,难以处置变现。
  “小鸣单车”破产案管理人负责人倪烨中律师指出,用户能否退回押金,取决于小鸣单车有没有足够的财产,目前,管理人仅接管了35万余元,这些钱肯定不足以清偿所有的债务。目前管理人已经提起了相关的诉讼,将尽力挽回小鸣单车的财产损失,但这些案子一审、二审之后,可能还要申请强制执行,需要一定时间。希望债权人也要有心理准备。另外,管理人正在联系有关企业以便回收散落在各地的小鸣单车,但从整体报价情况来看,能收回的资金非常有限。


返回页首
上一篇:中国开始承认境外临床数据:非全部接受 覆盖仿制药
下一篇:PPP市场透明度:河北、云南、吉林位居前三
打印文本